微博@染黑兔子
图文请勿二次上传

上联:渣白懒白花心白
下联:好白勤白专一白
横批:我是上联

【双道长】石头记(1-2)

*儿童文学,自我放飞,全篇扯淡,私设成山

*主双道长,后文有微量欧箐

*大写加粗的OOC,po主坚决不吃药

*基本都是糖和胡扯,后文可能小部分微虐,HE

*篇幅不长,不爆字数的话三四更能完结,更期不定,争取不坑

*就酱,祝食用愉快~比心~

 

1.


宋岚默默的看着眼前的小团子,小孩目测只有五六岁,仰着的小脸充满了委屈与焦急,扁了扁嘴话还没说出来,眼泪先滚滚而下,一把抱住宋岚哇的一声就哭了。

宋岚:……

小孩哭的一抽一抽,鼻涕眼泪到处蹭,宋岚素有洁癖,看着自己被蹭的一身简直想跟着抽过去,不禁十分忧郁的望天,心底迅速推算出下一个雨天是五日后,也就是说他要挂着这身鼻涕眼泪等整整五天才能洗澡。宋岚顿感五雷轰顶,眼前一黑,恨不得拔地而起光速滚到山下的河里冲个干净。

然而他不能。他只能立在原地任小孩张着肉乎乎的小手抱着他嚎啕大哭个不停。看着孩子发顶随着哭泣一抖一抖的细幼发丝,宋岚颇有些无奈的想如果他是个人类,就可以俯身抚摸孩子的头顶安慰,让他止住哭泣,先把话说清楚,想要自己怎么帮助他。

可宋岚不是个人类,他是一块石头,一块形状笔挺修长的黑色花岗岩。


他在这座白雪山上已经立了几千年,高约八尺,质地坚硬,密度均匀,颜色罕见,实属花岗岩界的颜值担当。由于他身形远观宛如出鞘利刃,附近的宋家村村民便相传他是剑神下凡,还给他编了许多类似和天上的仙女相恋然后被花式棒打鸳鸯贬下凡之类令人津津乐道的凄美爱情故事,村里每个小孩都是听着他的故事长大的,版本之多连宋岚自己都没听全,于是他这块上好石料就被村民当做宋家村的守护神供奉起来,逃过了被采石人挖走做成地砖的命运。

供奉多年,本就颇具灵气的宋岚有了神识,他在拂晓的薄雾中思考了很久石生,还给自己取了个名字叫宋岚。


宋岚是个很敬业的野生守护神。感念宋家村村民常年供奉之恩情,凭借着自己渐渐增强的修为,力所能及,有求必应,从不伤人。

左右这村子风水不错生活安稳民风淳朴,也没什么大事,顶多就是偶尔解决一些作祟的孤魂野鬼精怪魍魉、或者帮忙找丢失的鸡鸭鹅狗之类的,做的动静最大的一件事也不过是几十年前宋家村来了一家恶霸搅的村里一度不得安宁,宋岚一气之下就在那几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宵小头顶放了两天一夜的雷把人家吓跑了而已。


而这次……宋岚看着还在自己身上蹭来蹭去的小孩有些担忧的想,哭的这么伤心莫不是出了什么大事?可最近宋家村一如往常,风平浪静到无聊,况且在他们怪力乱神界,谁不知道白雪山连同附近的宋家村都是宋岚这个修为不错脾气不好的野生石头神的地盘,不管是什么来头,敢来宋岚的地界作死保准被他怼到懵圈,一般的妖魔鬼怪也是不敢跑来随意放肆。


宋岚暗自放出灵力探测了一番,依旧未果,正焦躁不已,小孩哭了半天总算肯抽抽搭搭的说话了:“呜呜呜……剑神大人……我……我和芳芳吵架了……她不理我了……我也没干啥……我就是拽了她的辫子……呜呜呜……剑神大人你说她是不是再也不理我了呜呜呜呜呜……”

宋岚:………………


好吧,再补充一句。除了偶尔解决一些作祟的孤魂野鬼精怪魍魉、或者帮忙找丢失的鸡鸭鹅狗之类的琐事以外,宋岚这个野生石头神,还担当了“树洞”这一伟大职责。专业倾听邻里乡亲的情感问题、老少爷们儿的恋爱烦恼。因为宋家村的百姓觉得,他们代代相传的剑神传说里深情又悲剧的剑神大人,一定能给他们带来感情上的启示与好运。

于是小情侣闹矛盾了,找剑神大人;老夫妻吵架了,找剑神大人;辗转反侧寤寐思服了,找剑神大人;被三了,找剑神大人……以至于连五六岁的熊孩子拽了人家小姑娘辫子被放置普雷了也要找剑神大人哭诉一番。

剑神大人很忙,剑神大人好累,剑神大人心里苦。

剑神大人对此表示非常不理解,与他相关的传说中,无一例外他都是个大写加粗的悲剧,不是被灼瞎了眼睛扔下凡就是被屠了全家扔下凡,或者就又被灼瞎眼睛又被屠了全家然后还被爱人误杀最后被扔下凡,点背到宋岚听的都想撞墙。恋爱路如此幸运E,他自身都难保,还能保佑个神马啊。

况且他虽然在传说中有过情深似海命途多舛令人扼腕的一段爱,但实际上他根本就是一块感情经历一片空白、即使想转行当知心大哥哥都无从下手的单身石好吗?还没有眼前这个五六岁就撩妹的熊孩子有经验,一脸懵逼不如小儿。


五六岁就撩妹(但是失败了)的熊孩子还在抽抽搭搭,宋岚却暗自松了一口气……如果他有气可松的话。

还好只是撩妹失败而不是别的什么更糟糕的事,但愿他们小孩子今天打架明天就和好,其实明天还不好继续找他来哭也没什么,好好说话别动手就行,他可不想被熊抱然后身上再多一层鼻涕。





2.

第一次见到晓星尘的时候,宋岚正忙着看星星。


那是一日拂晓时分,长河渐落,晓星将沉,宋岚正抓紧时间看那些快要消失在晨曦中的星子和挂在西天上显得有些单薄透明的半月。

今夜就要下雨了,这雨估计会下个两三日,宋岚挂着一身鼻涕等这场雨已有五天,简直濒临崩溃边缘,但想到有两三日这繁星明月都会隐藏在乌云雨幕之后又有些不舍,不免贪看。

虽是块不解风情的石头,宋岚的爱好却颇为浪漫,他喜欢在潇潇雨声中感受身体的洗涤,更喜欢在无云的晴朗夜晚观星赏月享受心灵的陶冶,那些闪烁在夜空中的星辰和他黑色的身躯上散散落落的几颗晶莹剔透的结晶有些像,令他倍感亲切。倘若哪天白日里下了一场透雨,晚上晴空无云星月清明,一身清爽的看星星看月亮,对于一个深度洁癖的天文爱好者来说,简直快活赛神仙。

 


天色渐渐明亮,点点晨星又淡了几分。宋岚正看的意犹未尽,突然感到一丝妖气接近,心头一凛,定睛一看,不远处来了一个身着绿裙的小姑娘,大约十一二岁的样子,生了一双白瞳,手持一根竹竿不时探路般点地,看样子应是眼盲,路却走的极其不老实丝毫不像个盲人,一路蹦蹦哒哒跑的像只疯兔。


她身上的妖气极淡,不带血腥,却有一股植物气息,想来应当是节刚成精不久的青竹。宋岚念她未曾伤人,大约只是路过,不想惊动这小妖,忽又想起白雪山位于蜀东,山上也是有几只熊猫的,这竹妖眼盲,妖力低微,走路还如此不小心,若是一头撞上去,可就成为熊猫的点心了。


于是宋岚道:“小姑娘,若是眼睛看不见,便不要走这么快。”


宋岚的声音是用灵力传出,普通人听不见,但妖精听得见。绿裙子妖精少女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声吓的一蹦三尺高,不禁举起竹竿用打狗的姿势防备起来。

宋岚送出一道灵力,把她轻轻带到不会碰见那几只熊猫的下山方向:“这边走比较安全。”

绿裙少女对着宋岚的方向歪了歪头,看样子是终于辨出了声音的方位。她顿了一会儿不知怎地扑哧一声笑了出来,道:“阿箐谢谢大石头哥哥!”

“……”

大石头哥哥被这个清新脱俗的称呼叫的虎躯一震,从而也知道了她并非真盲。宋岚收回灵力,扫了一眼这个自称阿箐的小竹妖。看来这小妖平日里是故意扮盲来降低别人的防备心。宋岚不想点破这小小的生存手段,只道:“不要疯玩,再往前走小心遇见熊猫,从这往西沿路下山,勿于山中流连。”

阿箐笑道:“阿箐才不怕那些肥猪熊!而且阿箐还有道长在呀!你都不知道,我家道长可厉害了,剑使的可好了!有道长在,阿箐什么都不怕!道长那剑嗖嗖嗖嗖嗖的,就一个字,特别快!”


宋岚木然的看着突然兴奋的阿箐,这不是三个字吗?!

此时,一个清亮温和的声音传来:“阿箐,你在和谁说话?”


这声音莫名熟悉。宋岚心里一动,定神看去。那时清晨的第一道日光穿透了山间薄雾,最后一颗星子的身影隐藏于光明之中,宋岚却感到眼前仿佛突然出现了一抹月色,又好像冬日里落在山头的那层薄雪。



那是一位臂挽拂尘、身负长剑的年轻道者,沿着刚刚阿箐出现的那条山路缓步而来。

他身着一身朴素白净的道袍,微染了露水,衣袂和剑穗轻飘,步履轻盈如踏浮云,眼上却裹了一道四指宽的白绫,露出的下半张脸容颜清雅,略显消瘦。

竟是位真的目不能视的盲道人。


宋岚看着他覆目白绫心口忽的一阵钝痛,若他有眼眶,想必此刻定然湿润了。这情绪来的莫名,毫无头绪,只道是自己同情这位道长年纪轻轻就落了残疾罢。



阿箐看到那年轻道者立马像只撒欢儿的小鹿似的一头扎进他的怀里,道人被撞的一晃,却伸手先把阿箐扶稳,道:“别淘气,慢点走,撞到就不好了。”

阿箐道:“阿箐才没有淘气!阿箐在和大石头哥哥说话儿呢!他刚刚还给我指路来着,道长我跟你说!这个山可真奇怪,石头都能成精呢!”

道人笑道:“万物有灵,自然可以。”

说罢他便转向宋岚,仿佛未曾失明一般稳稳的走了过来,在宋岚眼前停下。大约是感受到宋岚身上的气息并非妖气,微微一顿,向阿箐道:“阿箐,这位岩石先生不是妖怪,此乃修仙之体。”

随后他倾身向宋岚示礼,莞尔道:“在下晓星尘,替阿箐多谢石先生指路之恩了。”



宋岚后来常常会想,自己当时绝对是脑子坏了。



从见到这位名为晓星尘的白衣道者开始宋岚就觉得自己不正常,简直呆若木石,整块石都不太好。这种时候他回答的完全不是“在下宋岚举手之劳晓星尘道长不必客气”,而是脱口而出——


“在下姓宋,不姓石。”

 


 

 

tbc

 

 

 

============================

野生石头神老宋X路过的小道长星星w

 

花岗岩老宋的设定,是因为某天在B站看到弹幕和评论里有亲把宋岚打成了宋岗……

 

野生石头神部分设定有参考原作食魂天女篇~


 

 

©深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