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染黑兔子
图文请勿二次上传

上联:渣白懒白花心白
下联:好白勤白专一白
横批:我是上联

【忘羡】日常(3)

前文请走→(1)  (2)


3.

 

魏无羡:“江澄你看没看到我的一张草稿纸?”

 

……哪张?!江澄望向魏无羡扑腾的满桌子乱飞的草稿纸抽了抽嘴角,真诚赠送冷笑一枚:“呵呵,鬼知道。”

 

魏无羡像只打洞的兔子似的上下乱刨,在座位上扭来扭去,嘴里喃喃道:“奇了个怪……该不会昨天咱俩亲密交流时飞出窗外了吧……”

 

哦,是那张还有一笔胡子的蓝忘机小画像啊!秒懂的江澄一阵牙疼,心里吐槽道你大爷的魏无羡,话要讲清楚打架就打架,亲密交流是个什么鬼啊谁他妈和你亲密交流了!遂没好气道:“谁让你整天乱扔,看看你那狗窝(魏无羡咆哮:不是狗!!!)咳,猪窝!丢了活该。”

 

魏无羡从纸堆里抬头一本正经道:“我的座位我做主,再说这也不算很乱,你应该看看我的床底藏了很多……哎,宋岚!你昨晚扫地时有没有看到我的一张画了画的草稿纸啊?”

 

路过的生活委员宋岚刚监督完值日生回来,拎着扫把盯着魏无羡一桌子狼藉,顿了片刻才艰难道:“没有。”

 

江澄感到这位资深洁癖的呼吸都快停窒了,怕他把持不住一扫帚抽过来,只好翻着白眼道:“上课前肯定收拾好。”

 

“该不会真的飞出去了吧…”魏无羡打开窗子探出半个身子往外看去,刚好看到纪律委员蓝忘机在楼下站的笔直等着逮人,魏无羡顿时眼前一亮,找不到画像的小郁闷一扫而空,转头抄起一张草稿纸提笔乱画了一通,然后三下两下叠成一只纸飞机,对机头哈口气冲着蓝忘机的方向轻轻送了出去。

 

魏无羡是个全校闻名的奇人,歪门邪道精通的一逼,具体体现在从三楼往楼下扔个纸飞机都能扔的倍儿准,如果换你扔,冲着蓝忘机扔能歪到另一边蓝启仁的脑袋上。此人每日上课摸鱼下课浪,成绩却总在校榜前几名晃悠,你说气人不?

 

 

蓝忘机拿着计分册专注的监督陆陆续续来上学的学生,俊极雅极的面孔如冰雕般美丽冻人,路过的同学们对这位冷美人纷纷小心翼翼的行注目礼。蓝忘机此人美是极美,面口袋校服都能穿出仙气,冷也是实打实的冷,如果违反校规被他盯上了保证罚的六亲不认,这可是个狠起来连自己都罚的男人!

 

这时天上突然飞来一个什么东西,蓝忘机头都没抬出手迅猛绝伦的一接,凝神一看,竟然是一只纸飞机。

 

蓝忘机:“……”

 

有看到全程的同学已是目瞪口呆,无语的望向三楼某个窗户,对某位校园传奇的狗胆包天简直是无言以对。

 

蓝忘机把纸飞机打开看了一眼,只见里面写了一句龙飞凤舞的“猜猜我是谁!”,旁边还画了只头上绑了根绑带表情严肃的兔子。

 

……这还用猜?!

 

蓝忘机面无表情的把纸飞机收了起来。

 

 

早自习快结束时蓝忘机回到教室,刚进门就感觉到魏无羡的视线紧紧黏在他身上,蓝忘机面上不动,状似淡定的走回座位看过去,魏无羡撑着下巴笑吟吟的看他,眼睛黑黑亮亮,满脸期待的样子有点可爱。

 

蓝忘机静静的看着他,忍住伸手揉毛的冲动,矜持道:“是你。”

 

魏无羡点头:“是我是我!一下子就猜对了,你好厉害啊副班长!”

 

“……”

 

蓝曦臣深深扶额,江澄在一边利落的翻了个白眼。

 

无语片刻,蓝忘机道:“为何?”

 

魏无羡:“不为什么!就是想看看你被写了神秘暗号的纸飞机打中的反应!”

 

蓝忘机深深地看了魏无羡一眼,丢了句:“无聊。”然后转身坐下开始预习第一节课要讲的的内容。

 

魏无羡在他身后开心的踢他凳子:“对呀就是无聊嘛!蓝湛你真了解我!”

 

蓝忘机连个眼神都欠奉,正了正被踢歪的凳子背挺得笔直开始看书。日常撩完蓝忘机的魏无羡心情大好,轻轻哼着歌收拾满桌子的草稿纸。

 

这歌是突然出现在脑中的一段旋律,十分熟悉,却有点想不起来在哪里听过。

 

 

过了好一会儿,蓝忘机一脸面瘫的把拿倒的书正了回来。

 

 

蓝曦臣看了眼蓝忘机的侧脸,虽然一大早被糊了一脸狗粮心情复杂,但看到自家弟弟前两天的小郁闷一扫而空甚至内心兴奋乱舞中,蓝曦臣不禁还是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第一节课是班主任沈老师的语文课,魏无羡把语文书当枕头开始补眠。他昨晚鼓捣自己的小玩意到凌晨,睡了两个小时惊坐起,猛然想起前一天和江澄“亲密交流”之后不知所踪的胡子蓝忘机小画像,于是拖着江澄破天荒一大早到校来找,折腾了一整个早自习无果,饶是魏无羡一向精力旺盛如今也有些困倦。

 

而且自家老班看起来有点高冷但实际心软又好说话,对魏无羡来说他的课约等于随便浪,顶多被沈老师绝技“粉笔飞花”砸个脑门一道粉笔印呗,又不会怎样。

 

说起来好像有段时间没中“粉笔飞花”这招了。快要沉入梦乡的魏无羡迷迷糊糊的想,沈老师的粉笔打起脑门来还有点小疼的。

 

 

魏无羡睡到下课被江澄一脚踹醒。

 

江澄怒气冲冲道:“下节课是柳老师的课,不想死就赶紧起来!”

 

魏无羡揉了揉眼睛爬起来,有点不太理解江澄哪儿来的怒气,不过江澄是个大小姐脾气,莫名其妙的怒火也是十分常见。魏无羡没有多想,习惯性的往前座看了眼,发现蓝氏双璧还都在座位上没走,蓝曦臣一脸欲言又止的看着蓝忘机,察觉到魏无羡醒了又转头意味深长的看了看魏无羡。

 

魏无羡:???

 

这时宋岚走过来给蓝忘机友情提供了一打消毒湿巾。魏无羡惊讶的睁大双眼,每当宋岚语文课下课给谁分发消毒湿巾就意味着这人中了“粉笔飞花”脑门上横着一道粉笔印!

 

卧槽蓝忘机上课摸鱼了?还是沈老师的“粉笔飞花”失误了?

 

不管是哪种情况都很匪夷所思!

 

魏无羡一把抓住蓝忘机的肩把他扳了过来,仔细一看果然蓝忘机光洁的额头上有一道淡淡的粉笔白粉。

 

魏无羡不禁皱了皱眉,视线下落正对上蓝忘机眼镜片后琉璃般的淡色瞳孔。两人距离有些近了,魏无羡能闻到对方身上淡淡的檀香,一时间竟有些走神的想,蓝湛睫毛好长,不知道眨眼睛时会不会扫到镜片?

 

tbc

 


©深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