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染黑兔子
图文请勿二次上传

上联:渣白懒白花心白
下联:好白勤白专一白
横批:我是上联

【忘羡】日常(1)

高中AU,欢乐向恋爱日常。主魔道,带渣反。

魔道组基本都是学生,渣反组基本都是人民教师和学长。

主CP忘羡,副CP双道长、冰秋、漠尚。

算不清大家的年龄差所以就一锅炖了,基本都是一个班的,不要在意细节_(:з」∠)_

私设一大堆,大写的OOC,文笔流水账。

以上,祝食用愉快(づ ̄ 3 ̄)づ


=============================

1.

蓝忘机今天很忧郁。

 

尽管在其他同学眼里,这位仁兄的千里冰封脸和平时并没有任何区别。

 

这个“其他同学”的范围里自然不包括他的双胞胎哥哥、同桌、班长大人——蓝曦臣,作为一个功能及其凶残的读弟机,蓝曦臣回到座位上一眼就看出自家弟弟一脸怨念几乎突破天际,不禁吃惊的倒退三步,不就隔了个午休没见这是发生了什么?

 

确切的说,是和魏无羡发生了什么。


对,就是魏无羡,能让忘机忧郁至此的人,蓝曦臣甚至都不需要开启读弟功能,用膝盖想都知道一定是魏无羡。蓝曦臣看了眼蓝忘机后座空着的座位,魏无羡的桌子上飞了一堆乱七八糟的草稿纸,上面还放着一本包着数学参考书外皮的漫画。

 

下午第一节课是自习课,魏同学这会儿大概是去教职员办公室抄校规了。校规四千条,魏无羡几乎每条都犯过,以至于蓝家叔父、教导主任蓝启仁现在看到魏无羡的脸都是一副气的要原地飞升的模样,原本要在教导主任办公室罚抄校规,也改成了在教职员办公室抄,眼不见心不烦。

 

这不正常。蓝曦臣的目光在自家弟弟忧郁的脸和未来弟妹空荡的座位上绕了一圈后犀利起来,平日里魏同学抄校规的时候,忘机总会以纪律委员监督为理由蹭到办公室陪着魏无羡。别人大概真的以为忘机是兢兢业业的去履行班干部职责的,只有他这个金牌读弟机才知道自家弟弟到底是去干嘛的。今天忘机居然没去谈情说爱(不)而是坐在这里生闷气?

 

小两口吵架了?……不,其实他俩还算不上小两口。蓝曦臣扶额长叹。没错,这两个人,双箭头了两年,天天放闪,他这个做大哥的眼睛都快被闪瞎了,然而这两位小同学还是“纯洁的男男友情”关系。这都眼瞅着都快高三了,魏无羡还是那副撩完就跑点火就溜的德行,自家弟弟完美的下巴都快憋出痘,两年了一点进展都没有。要不是蓝曦臣自小在叔叔的斯巴达式教育下教养一流,他真的很想怒吼一句去尼玛的友情!这尼玛是爱情!赶紧告白!毕业了就结婚!再这样不远不近的打太极下去他这个围观群众的下巴也快憋出痘了好吗!

 

 

 

魏无羡今天很开心。

 

他坐在桌前满脸都是压抑不住的甜蜜围笑,仿佛笔下不是又臭又长抄都抄不完的四千条校规,而是四千封蓝忘机写的情书,把来办公室送语文作业的语文课代表江澄恶心的倒退三步,差点转身夺门而出。

 

卧槽不就隔了个午休没见这是被邪魅附体了吗?!简直瞎了狗眼!

 

魏无羡却对江澄内心呼啸而过的草泥马毫无察觉,满面春风的向自己的小伙伴挥手打招呼。江澄看到魏无羡身后的背景仿佛开出一片粉红色的小花花,当场就掉了一地鸡皮疙瘩,他把作业往语文老师办公桌上一扔,狠狠的横了魏无羡一眼转身就跑。

魏无羡一愣:“怎么了这是?大姨夫来了?”

 

旁边传来班主任语文老师沈清秋冰冰凉凉的声音:“换个表情抄校规。”

 

魏无羡:“……”

 

 

开心不是你想忍想忍就能忍。魏无羡心虚的摸摸鼻子,绷着脸抄了没一会儿,忍不住又窃喜起来。

 

 

 

午休,自行车棚。

 

蓝忘机拿着工具对着魏无羡的自行车左看右看,魏无羡蹭在一边无所事事的望天。

 

半晌,蓝忘机抬起头:“没问题。”

 

他指的是魏无羡的自行车并没有故障,说完他握住车把手把自行车往前推行了一段,车轮流畅平稳,没有一点魏无羡之前说的“咔哒咔哒响、推都推不动”的毛病。

 

魏无羡笑道:“奇了怪了,我这车在我手底跟头犟驴似的拉都拉不动,你看它一眼它就老实了,不愧是副班长、纪律委员、蓝忘机,好厉害!哈哈哈!”

 

蓝忘机:“……”

 

魏无羡扭了一会儿手里的自行车链锁,他的车锁钥匙上真的栓了一只在啃苹果的驴的挂坠。他看着蓝忘机默默收拾工具箱的身影,突然道:“蓝湛。”

蓝忘机抬头看过来:“我在。”

 

魏无羡一脸诚恳:“你能载我骑一圈吗?”

 

蓝忘机:“现在?”

 

魏无羡点头:“现在。”

 

话音刚落魏无羡才想起来,好像校规中有“自行车后座不许载人,自行车车篮更不许载人”这一条,蓝忘机是副班长也是纪律委员,拉着他带头犯规不好,于是魏无羡刚想说算了你当我刚刚是脑抽就看到蓝忘机长腿一跨坐上去,一脚蹬着踏板一脚支在地上,回头看过去:“上来。”

 

魏无羡欢欢喜喜的窜上后座。



蓝忘机载着他,绕着操场跑道不快不慢的骑着,魏无羡在后座笑的两眼弯弯,一不留神就笑出了声。

 

蓝忘机问道:“怎么?”

 

魏无羡满脸都是荡漾的笑:“没怎么没怎么!你继续!”

 

 

像是偷吃了块蜜糖,心里甜蜜又窃喜。

 

魏无羡的父母去世得早,他是被父母的好友江澄的爸爸江枫眠带回家养大的。幼年的很多事魏无羡都不记得了,但是有一幕画面,始终模模糊糊的印在他的脑海中。

 

一辆二八自行车,一条柳荫小路,春日里柔和的阳光。一个黑衣男子坐在自行车座上,弯下腰,把一个小小的孩子轻轻一抱,抱到自行车前杆上,那上面绑了个小小的座位,坐上去一点都硌。

 

他就是那个小孩子,欢喜的哇哇乱叫,他最喜欢坐在自行车前杆,自行车跑起来的时候很快很快,风呼呼的迎面吹着,周围的景色飞快的向后退着,仿佛能飞起来,黑衣男子握着自行车把的手臂支在他身边,仿佛把他圈在怀里,又刺激又有安全感。

 

后座上坐着一个白衣女子,环着黑衣男子的腰,白裙轻轻翻飞,一直笑着,黑衣男子则始终默默的不爱说话,只是握紧了自行车把,骑得很稳很稳。

 

这是他为数不多的记忆,这是他的爸爸妈妈。

 

 

魏无羡道:“蓝湛,我怕掉下来,我能拽着你的衣服吗?”

 

他本想环着蓝忘机的腰,但是这个姿势过于亲密,他怕蓝忘机受不了。

 

蓝忘机闻言背似是僵了一下,他应了一声,魏无羡伸手抓住他的校服外套。

 

魏无羡自言自语道:“嗯,就差个小的。”

 

蓝忘机:“什么?”

 

魏无羡满心窃喜,笑嘻嘻的摇了摇抓着衣角的手说:“没什么!蓝湛,你真是个好人!”

 

蓝忘机:“……”

 

 

蓝忘机载着魏无羡,两个大男人坐着一辆自行车绕着操场骑了一圈又一圈,画面醉人,直到午休快结束才停下来。下午第一节课是自习课,魏无羡锁了车就蹦蹦哒哒的直接去教职员办公室准备抄校规,那个兴奋劲儿仿佛不是抄校规而是中彩票。蓝忘机则转身回教室了。

 

今天蓝忘机居然没监督自己抄校规?魏无羡觉得哪里有点奇怪,但是午休干了件小坏事心情实在是兴奋如喝了假酒,顾不得多想就蹦跶进了教职员办公室。

 

 

如果当时魏无羡绕到前面就会发现,蓝忘机本来越来越明亮的瞳孔在听到“你真是个好人”时瞬间蒙上一层阴霾。

 

 

少年蓝湛之烦恼,心上人撩我,撩完说我是个好人,这是不是给我发了一张好人卡?在线等,挺急的。

 

 

tbc

©深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