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染黑兔子
图文请勿二次上传

上联:渣白懒白花心白
下联:好白勤白专一白
横批:我是上联

【鸣佐】To infinity and beyond(五)

带着更完这次就弃坑的信念,说不定我反而能把坑填完_(:з」∠)_

写的太快可能有虫,明天再捉吧我已经累趴了

今天跑到初中母校附近转了一圈,我的中二病开始的地方,学校附近的店面全换了新的,可当年买的第一张佐助贴纸的文具店居然还坚挺在那里,不禁有点感慨,当年刚认识佐助那会儿我们都是小中二呢

然后现在都长成了大叔

能和自己喜欢的角色一起长大是一种幸运



==============================


5.

 

“鸣门,咱俩之间的关系恐怕到此为止了。”

 

樱编辑轻抿一口养乐多,即使如她一般的硬汉,一向坚毅的面孔此时亦流露出一丢丢临别时的忧伤。

 

她的话显然如平地惊雷,震得涡卷鸣门辣条都掉了。

 

“……咱俩开始过吗……?”辣条掉了都没敢捡的涡卷鸣门颤抖地问。

 

樱编辑美目一翻给了他一个巨大的白眼:“……开始你麻痹,我是说老板给你换了个编辑于是我终于可以从你灵魂画作的精神污染中解脱了,干了这罐养乐多咱俩就正式散伙各奔东西我走你的阳关道让你无路可走从此天各一方老死不相往来……”

 

“……小樱酱你是有多恨我……”

 

“呵呵,想知道?”樱编辑微微一笑,随手压了压指关节。

 

“不麻烦您了比起这个我更想多活几天啊我说……”鸣门一脸惊悚的把头摇成风火轮,赶紧吃了口辣条压压惊,“说起来,为毛突然换编辑啊,咱俩配合的如此天衣无缝天作之合天公作美天天向上,为何要拆散我们!”

 

“哦这个啊,我听老板说‘天凉了,让涡卷鸣门换个编辑吧’,所以我想原因大概是因为降温……”

 

“……”

 

“你知足吧。”小樱一口气把养乐多喝完,说:“你的新编辑是刚刚上任的新人,蛇丸大学研究僧,绝对高学历高颜值,我看过照骗,连证件照都帅的惨绝人寰,治好了很多女性编辑多年的汉子心和很多男性编辑多年的异性恋,包括我。”

 

鸣门抽着嘴角在心底纠结像樱编辑这样的纯爷们这治好的到底是硬汉心还是异性恋,樱编辑把手机相册塞到他眼前,“这就是你的新编辑,分给你简直是一朵天鹅插蛤蟆嘴里,你知道你拉了多少仇恨吗?”

 

鸣门看着照片倒吸一口冷气。

 

 

临走时他和樱编辑好哥们似的拥抱互相大力拍拍肩背,小樱确实是个好哥们,他们合作半年有余,虽然会出现翻江倒海的催稿和天崩地裂的退稿这样的岁月静好的日常,但樱编辑为人豪爽义气,平时在主编那儿对鸣门维护颇多,私下里他们也是会一起打游戏一起喝酒一起看球赛看的大呼小叫到邻居报警的好盆友,突然降临的离别其实还是有点小感伤的,当然如果不是对方大力一掌拍的鸣门差点呕出一片肾,离别的感伤可能会多维持那么一秒钟。

 

他们互相道了“债见”和“死走”后鸣门走出编辑社大楼下的小卖铺,夏末傍晚的风已经开始凉爽,鸣门迎着风披着霞突然觉得自己特像热血漫里的男主角,告别旧时好友踏上人生新征程。

 

 

——和内轮佐助一起。

 

——没错内轮佐助是他新编辑的名字。

 

——或许他不是热血漫男主角,是悬疑惊悚类漫画的男主角才对,鸣门有些蛋疼的想。

 

 

有一天那位穿越而来的宇智波佐助突然说起他自己的事,鸣门求之不得,连忙打开一罐爆米花开始吃。宇智波佐助说他来自平行世界,在他那个世界里也有一个叫拿撸头这样傻缺的名字的家伙,“其实不止你我所属于的这两个时空间。”宇智波佐助从鸣门的爆米花桶里顺了一把爆米花:“在我走过的这些时空间里,每一个世界都会有拿撸头和啥事GAY,所以不知道什么时候你一定会遇到这个世界的佐助,我提前知会你一声,省的到时候你看到一个和我长得一样名字也一样的人出现吓懵逼了。”

 

听故事的鸣门艰难的咽下爆米花,表示信息量太大他已经懵逼了。

 

 

这个世界奇妙物语一般的设定实在是太不真实,即使是从宇智波佐助这位来自异次元的异瞳穿越人士嘴里说出来,鸣门也还是觉得如此符合他萌点的美人还会出现第二个这酸爽简直不敢相信。

 

直到他从樱编辑的手机里看到她偷拍的新编辑照片,听到樱编辑说出新编辑的名字的时候,鸣门才在内心分分钟给跪了,艺术源于生活啊我说世界奇妙物语真TM不是骗人的啊我说!

 

 

 

第二天鸣门见到了他的新编辑,内轮佐助比宇智波佐助要年轻许多,他和鸣门的年纪相仿。二十几岁的佐助发型清爽,没有挡住半边脸的刘海,鸣门是真心觉得这个发型好看的要上天了。不同于宇智波佐助沧桑历尽的深水般的沉静气质,二十几岁的内轮佐助像初翔天际的新鹰,既张扬又纯粹的令人难以离开视线,一双黑眸清透又犀利,看过来的时候鸣门清晰的听到自己的心在胸腔里砸的掷地有声,这是和宇智波佐助不同的又相同的惊艳。

 

鸣门看着他翻阅《鱼板与番茄》的双手,心想原来佐助的左手是长这样的。

 

“故事还行,画风能看,分镜凑合,就是脑子有病。”内轮佐助把灵魂画作合上,得出结论,“鱼板和番茄之间黏黏糊糊亦敌亦友的关系是这个脑残玩意最大的亮点,鱼板肯为了番茄被揍下跪过呼吸还愿意和他一起被煮成同一碗泡面,虽然这个死法实在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不过这种深刻的友谊值得深入探索,另外鱼板为了成为世界第一美味的泡面料这个目标努力的过程被详细描述出来这点也很可取,脑残志坚,番茄虽然是天才但是也还在万分努力也表现的不错。目前市面上的作品普遍太浮躁,作者总想尽快展现华丽的大场面,这种把背后努力过程展开详细叙述的老派做法或许会给读者带来不一样的阅读体验。”

 

宇智波佐助只是对他的画表示了肯定但是并没有做评论,而内轮佐助把那省略在沉默中的内心诉说出来,能从如此非主流的画面中看到他画这些的内心,果然是佐助啊。鸣门感到鼻子一酸。


“可这样画读者很难引起共鸣,有谁会对泡面料有共鸣?你难道就没想过把主角画成人类吗?不,哪怕哺乳动物也比这个强,鱼板甚至连生物都算不上!”


“画稿初审通过,等一下我把需要修改的问题列给你,统统给我回去改,明天下午我会联系你询问进度。”


佐助曲起左手食指关节敲了敲灵魂画作的封面,嘴角斜斜一勾,笑的带了几分邪气,却又无比干净,意气风发。


”合作愉快。”他说。




tbc


©深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