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染黑兔子
图文请勿二次上传

上联:渣白懒白花心白
下联:好白勤白专一白
横批:我是上联

【鸣佐】To infinity and beyond(三)

刚写开头就想弃坑这一定是病




===========================================

3

涡卷鸣门提着一兜鱼板泡面和一兜番茄进屋的时候,看到佐助正笔挺的坐在窗边手撑着下巴闭目沉思状。鸣门把东西堆到厨房的隔板上,顺手掏出个番茄洗了洗准备投喂萌神,一转身就看到萌神突然睁眼,然后面无表情的掀了桌(╯#= _ =)  ︵┻━┻

 

鸣门:“……”

 

当然了,不是原来的那个被这位从天而降的宇智波大爷砸个惨的那个简陋的工作台,而是从厨房搬来充当工作台的餐桌。鸣门蛋疼的觉得这位穿越而来的萌神大抵是桌子杀手,有类似百分百空手劈桌子的设定。

 

佐助看了眼噤若寒蝉的鸣门,面无表情的又把飞出3米的桌子捡了回来。┬—┬ノ(= _ =),然后别过脸去若无其事的说:“不好意思,起床气。”

 

……敢情您刚刚是在睡觉啊亲!我还以为您在思考人生大彻大悟洗心革面立地成魔准备冲出去报社呢亲!

 

鸣门抽着嘴角把番茄递给了佐助,佐助说了句谢谢,接过去放在桌子上,又把那部“鱼板与番茄”的灵魂画作摆上桌,这才一边看一边慢斯条理的吃起来。他只有一只手,翻页和手持番茄这两件事糊一起有些不方便,鸣门没问他是怎么失去那只胳膊的他也没说,实际上佐助除了自己的名字和“我的故乡在远方”这种定义不明的介绍什么都没讲,来了的两天一直在看鸣门那个被毙掉的稿子,表情严肃的好像在看战事报告。

 

于是作品第一次被人如此注视的鸣门有些羞射的说:“你怎么还在看啊,都看了两天了我自己看自己画的东西都没那么认真啊我说……”

 

佐助没理他,他正在全神贯注的走神。

 

其实他来到这里完全是个意外,他的目的地并非这个世界。那时候佐助即将消失在时空的缝隙中,他看到那个熟悉的橙色身影情不自禁的说出“我们没有时间了”这样立FLAG的话,然后他就意识到这不该说出来,还不到说出来的时候。可他还来不及后悔就被突然冲着他飞扑而来的鸣人和他拼命扒着正在闭合的缝隙的举动吓的目瞪口呆,这举动和当年四战时他被关进辉夜的异空间是如出一辙,还伴随着对方撕心裂肺的“佐助助助助助——!!!”的呐喊,简直一朝回到青春期。

 

然后佐助就心烦意乱的一不小心走错了地方,落地的姿势也略显尴尬,那句剧了个透也不知道会引起什么后果,想起这些他就情不自禁的掀了桌。

 

可如今看来,也不见得是坏事。那个奔着40去的火影大人,人人都道他成熟稳重,可他在关键点上却还是那个意外性南波万的胡闹忍者,这种歪打正着的几率怎么次次都会被他碰上,主角就是有走不完的狗屎运。

 

 

鸣门看着佐助一脸讳莫如深的表情抽着嘴角想自己的漫画是这种沉重的正剧主题吗他怎么不知道,果然还是太目害了看的不高兴了吧,不行啊万一这位大概是有着“百分百空手劈桌子”设定的爷看的不爽再牺牲一个桌子自己可就真得在天花板上画漫画了,于是鸣门小心翼翼的安利道:“爷……啊不,我是说,佐助,我的床底下有的是好看的漫画,自来也老湿的《我的蛇蝎男友》《我的触手系男友》《我的蛇蝎触手系男友》三部曲我有一整套呢,虽然都是R18……但画风精美细腻故事一波三折甩我三条街开外我这个这么目害要不咱换本?”

 

“不看。”

 

“呃,莫非你是清水党?那好说,小清新咱也有,你喜欢小动物不?六道老湿的《忠狐九公物语》怎么样?虐心棒棒哒,我看完了哭着下楼跑了3圈,遇到了一只长得超——像九喇嘛的大猫啊我说!于是我就给它取名叫九喇嘛整天投喂它可它完全不和我亲近到现在还见我就挠,顶着张越来越月半的巨脸傲娇看着可蛋疼,啊对了九喇嘛就是那个忠狐九公的名字啦!简直是猿粪啊是不!”

 

佐助用“这熊孩子什么病”的目光审视了一下鸣门。

 

“……”鸣门面不改色的继续:“说起来六道老湿的《日了个月》也是经典啊!兄弟情炒鸡虐心炒鸡纠结炒鸡感人,题目也细思恐极,那个日真的日了个月……啊不对这又是个R18我忘了你是清水党的说……”

 

佐助抽搐了一下嘴角,他很想暴起反驳能不能让老子安静的看个漫画了老子才不是清水党,但是总觉得反驳回去好像有哪里不对,只好猛地抬头狠狠的扎了在喋喋不休的卖着奇怪的安利的鸣门一眼刀,成功的让鸣门永无止境的叨逼叨戛然而止。

 

房间里唯一的一把椅子被佐助坐着,鸣门只能捧着不断受惊的小心肝无言的把地上乱堆的杂志和漫画垛成凳子高度在佐助对面坐下来,半晌后小小声的说:“……刚刚那些都是老头子的作品,你要是喜欢新锐作者的话,佐井的《我和友达坦诚相见后才没发现他的XX尺寸有些呵呵》也不错,虽然名字很蠢……”

 

“……你给我闭嘴!”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怎么不管到哪个次元这帮人还是一样的脑残,简直无药可救谁要看这种百分百的精神污染啊!

 

佐助伸手按了按太阳穴,鸣门叨逼叨的他头痛。他还需要收集更多的资料,于是佐助说:“我只想看你画的,你还有别的吗?”

 

“……”

 

“……鸣门?”

 

 

对面毫无反应,佐助有些疑惑的抬头看向鸣门,发现这货流了一脸感动的泪水,整个人都散发着如同被好心的路人甲领养回家的大型流浪犬的闪亮光辉。

 

哦雪特。佐助忍住自己翻白眼的冲动,虽然他是真心觉得这吊车尾画的漫画没那么不堪入目反而很有亮点,情节没问题就是方向有点跑偏,调教得当的话假以时日定会成为这个世界民工漫作者的总扛把子,但无意间刷爆了对方的好感度鸣门の攻略条件完全达成依旧是一件非常蛋疼的事,接下来这货的台词百分之百会是“只、只想看我画的?第一次有人和我说这样的话我好嗨森一直以来都没人认同我的漫画你是第一个认同我的人我的梦想是成为一个超越漫画家的漫画家有你的支持我就不是孤单一人你是俺的友达俺的羁绊咱俩八百年前定是兄弟……”

 

“只、只想看我画的?”鸣门流下了激动的泪水,声音哽咽:“第一次有人和我说这样的话我好嗨森……”

 

……我就知道。佐助木然的看着那货把台词一字不差的balabala完毕,鸣门这个表情他太熟悉了,用膝盖想也知道接下来的发展是这货从被捡回家的大型流浪犬变成一块巨大的狗皮膏药,扒都扒不掉。

 

但是当他看着鸣门把自己的小公寓翻个底朝天把自己小学一年级上课涂的蛤蟆都翻了出来的滚来滚去.gif的背影,他还是情不自禁的微笑起来。虽然有够烦,但是不管多少次,只要看到那个死黄毛振作起来,自己的心情也会不自觉的一片晴朗无云。这个世界里的鸣门比他年轻许多,二十几岁的小伙子如同脱肛野马般在梦想的道路上横冲直撞,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看着他就想起了十几年前的漩涡鸣人,幼稚的很,像个白痴,但是追梦的身影耀眼的令人难以离开视线。

 

因为得到漫画生涯中第一个肯定而兴奋不已的鸣门并不知道,眼前的人来自于与这个世界相隔了不知道多少个时空间的另一个宇宙,鸣门的友达羁绊八百年前的兄弟是他也不是他。在佐助这些年走过的不计其数的平行世界中,有百分之八十的鸣人和佐助是从小就混在一起的青梅竹马,这次似乎中了另外的百分之二十——这个世界的佐助还没有遇到这位自称直男然而收藏的R18耽美漫画可绕木叶300圈的宅男漫画家涡卷鸣门,梦想是成为比漫画家还漫画家的涡卷鸣门身边也没有一个虽然嘴硬但是永远会欣赏他难以为地球人理解的才华的佐助。

 

然而命运的安排不会太遥远,在同一片天空下的他们终究会相遇。

 

因为他们的羁绊,就是这无数宇宙共同的法则。


tbc




p.s.掀桌和摆桌的颜文字有心思缜密的删掉左手哦有人注意到吗(ノ・ω・)ノ゙❤(←你是有多无聊


©深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