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染黑兔子
图文请勿二次上传

上联:渣白懒白花心白
下联:好白勤白专一白
横批:我是上联

【鸣佐】To infinity and beyond(二)

接下来会两个世界一起讲

原世界里的太子是漩涡鸣人

平行世界里的太子是涡卷鸣门

以此区分

原世界时间轴接螺丝传请注意

以上


==============================================




2.

比起当年熊遍天下无敌手令村儿里无数大人咬牙切齿的漩涡鸣人,发起脾气来只不过是把爸爸的旧衣服给扔出去而不是把天花板捅到异次元的漩涡博人小同学,其实真算不上什么熊孩子。

 

他只是单纯的有那么点“你不理解我有个熊爹的痛苦”的小中二而已。

 

对此,五村劳动模范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人民的好村长家里的坏家长七代目の火影大人漩涡鸣人顶着加班一周没睡觉的黑眼圈表示,你顶着一张老子的脸,犯着和老子基友的那个“你不理解我有个熊哥的痛苦”异曲同工的中二病,老子の心とても塞ています……

 

所以佐助对他说:“你儿子像你”时,被家事村事天下事搅和的脑子里一团拉面的七代目火影大人,迷迷糊糊的回了句:“不,是更像你。”然后他就被这两句话糊在一起的信息量刺激的顿时就清醒了,只好抽着嘴角尴尬的开始打圆场:“呃……也不像你,我是说,他这种生在新时代长在火影袍下的蜜罐子里泡大的小屁孩,衣服都太新了,不像我们每天都被揍的破破烂烂的……”

 

佐助微微眯起眼给了个WTF的表情。

 

“我猜,我们大概是都落伍了。”鸣人无奈的笑了笑,“战争对于这些孩子来说不比书里的童话故事真实多少,咱们那个时候实打实的努力放到现在像个笑话,科技进步快,村儿里都上WiFi了。前几天技术部开发的新忍具,可以快速便捷的利用安装在里面的忍术卷轴,不需要修炼、不需要结印、甚至不需要相应性质的查克拉,只要是个喘气的,谁都可以随时随地随意使用A级忍术。在这个时代太多东西都可以轻而易举的得到,谁还会有那个脑袋拴在裤腰带上的紧迫感去磨练自己的真才实干……”

 

常年在不知道哪个次元里穿越着的佐助,对于这究竟是怎样的一个时代并没有什么概念。对于青春期少年教育方法和沟通技巧,他更是一片茫然。看着鸣人被折腾的一脸肾虚(?)的模样,他也只能对着自己那点比鸣人还惨淡的育儿经验搜肠刮肚——莎拉娜对着他拍桌子一脸傲娇的说“我才不想和你走同样的道路呢你选什么我就不选什么你吃什么我就不吃什么我的梦想是成为和七代目大人一样伟大的火影大人!才不是像你这样有家不回有村子不住整天在外面晃悠不知道干嘛的家伙……”

 

嘛,虽然有点跑偏,但这也算是木叶人民喜闻乐见的火的意志传承下去了吧?于是佐助说:“不,忍者之魂还是在燃烧着的。”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我想你家小鬼也是一样的。”

 

鸣人看着许久不见的挚友笑了起来,他还是一样的不会安慰人,但是听了他明显是胡扯出来的话却还是莫名的安心下来。长成大人一直以来就不是什么令人开心的事情,他坐其位谋其政,这些年同期的同伴伴随他一路走来,所有人都变了,连他自己也被村里村外的操蛋事磨合的面目全非。然而只有佐助,只有佐助在自己身边的时候,才会终于有一种脚踏实地般的实感,就好像时光倒流、岁月未迁,自己还是当年那个天不怕地不怕的漩涡鸣人,从未改变。

 

 

随后发生了一连串的事,放在战争年代或许算个屁,但是和平年代这绝对是轰动木叶各大新闻媒体的爆炸性头条了。鸣人在自己被抓住的那一刻只想大骂一句:为什么每次你们这群药磕多了的boss对火影下手都是在中忍考试第三场你们这是商量好的吗卧槽你们对中忍考试到底有什么意见啊!(╯‵□′)╯︵┻━┻

 

不过也算是给熊孩子们上了节人生大课。

 

鸣人只知道从小到大佐助一直都很行,但他没想到在收拾熊孩子上他也很行。那句明显是胡扯出来的“忍者之魂也在你儿子身上燃烧哦”,居然还真就让他给实现了。被佐助调教了的漩涡博人的改变让鸣人深深地跪了,他真心觉得自己和佐助应该玩个什么换子play,说不定就天下大同了。

 

然而佐助没有时间陪他玩,刚打完那个脑残boss他就又要离开木叶继续他的漫漫旅途。

 

 

“要不你再留几天呗。”鸣人看了看左边博人听说佐助要走后那个世界欠他八百万的低气压,又看了看右边莎拉娜听说佐助要走后那个爸爸欠她三千万的怒火,抽着嘴角说,“刚打完boss才几个小时啊,轮回眼充完电了吗?这么急着走,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压榨员工呢。呃……对了对了听说一乐拉面出了新口味我还没去吃呢你要不要约?”

 

……约你妹。

 

佐助深深的叹了口气,回答他:“不留,过了两小时三分钟二十六秒,充电五秒钟干你两个月的超级续航模式现已加入轮回眼豪华午餐,就是急着走,不会以为是你压榨员工只会以为是我不热爱家乡有反社会人格,不感兴趣,不约。”

 

鸣人:“……”

 

 

佐助用他那个充电五秒钟干你两个月的超级续航模式轮回眼打开了异空间,连接异时空的通道呈现出不断变换着的诡异的黑紫色,他的黑发黑衣在时空通道中涌出来的风中肆意飞扬。他看着被他的回答憋得一脸蛋疼的鸣人和他身边两个神采各异的熊孩子,再次回来不知是何年何月,再次回来不知这个世界会变成什么样,一向充满了坚定意志力的心突然被一阵感伤击出一丝脆弱,佐助欲言又止,在时空层层叠起,快要把他闭合的那一瞬他还是说了句:

 

“没有时间了,吊车尾的。”

 

“我们没有时间了。”

 

 

tbc

©深白 | Powered by LOFTER